被“围猎”的社保局长

——黑手频伸,医保金被大肆套取,背后是谁在纵容
发布时间:2018-06-11 文档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阅读次数:

“这家医院院长送我钱物,名义上是拜年过节礼金,实则是看中我手中的权力……”5月25日,在重庆市铜梁区廉政教育基地展播的警示教育片中,一名中年男子满脸悔意的镜头,深深触动在场的观众。

这人叫刘天庚,是铜梁区社会保险局原局长。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钱财并为其谋取利益,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因犯受贿罪被依法判刑,并处罚金30万元。

刘天庚的落马,与部分医院的“围猎”有关。铜梁区纪委有关负责人说,从被部分医院“围猎”,到利用负责医疗保险的职务便利处处关照这些医院,他的行为,使得套取医保资金“一路畅通”。

千里送“礼金”

2016年10月起,铜梁区纪委就陆续收到匿名举报,反映时任区社会保险局局长刘天庚利用职务便利,向管辖范围内的医院、诊所、药店索取财物。

“举报内容具体,问题线索可查性强!”

铜梁区纪委迅速组织核实,很快掌握了部分违纪事实。

2016年5月22日,刘天庚的儿子儿媳在上海举办婚礼回门宴。铜梁区某民营医院负责人吴某某闻声而至,从1000多公里以外的铜梁,直奔上海办宴的酒店。

“咦,你怎么来了?”吴某某的远道而来,让刘天庚倍感惊讶。

“刘局长,祝你儿子儿媳新婚快乐!”吴某某笑着将一个装有6万元的纸袋交给了刘天庚。

吴某某是个“有心人”。“千里送‘礼金’”,这份“情谊”不可谓不重。刘天庚笑着收下,把这个纸袋交给了现场登记礼单的人。

“有心人”并非吴某某一个。

铜梁区纪委调查人员介绍,一些医院抓住逢年过节、婚丧事宜等各个节点,精心维系与刘天庚的“朋友”关系。

为与刘天庚拉近关系,某医院在2013年至2016年,向他送去现金数万元,其中春节、中秋节先后共8次送去节日“礼金”。

对这些礼金礼品,刘天庚基本来者不拒。从收受水果到几万元现金,从日常酒桌吃喝到收受节日礼金,2013年至2017年,刘天庚先后收受多家医院所送现金15.3万元,以及高档酒、水果等礼品。

这些医院为什么频频给刘天庚送钱送物?

“送这么多钱给刘天庚,目的就是拉近关系,得到他的关照。”某民营医院负责人李某某说,这些都是有进有出的“买卖”,收了我们的钱,肯定要帮我们一些忙,不然也不会有后来的几次送礼。

铜梁区社会保险局是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直属单位。案发前的多年间,随着行政区划的变动、机构改革的开展等,刘天庚的岗位和职务名称也在变化,从原医疗保险管理局局长到社会保险局局长。尽管职务有变,但他一直负责管理医疗保险等方面业务,手握医疗报销额度划分、医疗报销审核以及日常监管等大权。一些别有用心的医保定点医院“虎视眈眈”,盯上了刘天庚手中的权力,挖空心思拉拢他,想方设法讨好他。

“来而不往非礼也”。刘天庚秉承“礼尚往来”的信条,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次又一次为这些医院在提高医保报销额度、通过监管审批方面“通关”“铺路”。

被吞噬的“救命钱”

违规提高医保报销额度,简单的几个字,背后却是医保资金的大量流失。

“医保资金被一些医院视为‘摇钱树’。尤其是部分私立医疗机构,并不是以单纯办医为目的,而是以最大限度套取医保资金的方式,实现短平快盈利。”参与调查此案的铜梁区纪委工作人员郭雷举了个例子:一民营医院2015年的营业总额是604万元,其中医保报销金为321万元,占总营业额的53.1%,是医院收入的最主要来源。

医保报销金如此“重要”,引得一些医院通过虚报就诊人数、住院天数等方式大肆套取。

“我们医院一年核定的医保报销上限是720万元,如果我们医院报销的医保资金超过这个上限,将面临医保费用二次报销的情况。而二次报销能报销多少,刘天庚有决定权。”某民营医院负责人坦言,“医保报销这笔资金对我们民营医院的生存特别重要。刘天庚主管医保报销审核、支付,送钱给他,就是想他在工作中能关照我们医院。”

从能否确定为医保定点合作医疗机构,到获取多少医保报销额度,再到顺利通过定点医疗的日常监管……涉及医疗保险资金的核算、管理和监督检查各个环节的权力,都集中在刘天庚手中。利字当头,部分医院对刘天庚发动“围猎”攻势。

面对“围猎”,刘天庚不光在各种审批中“放水”,在日常监管中也“网开一面”。

2016年,铜梁区社会保险局医疗保险待遇审核科在监管中发现,某医保定点医院存在虚构医疗、虚增费用、降低入院指征、空床住院等违反医疗保险规定的行为,并违规报销医保资金13.28万元。

“按照相关规定,我们应对该医院进行处罚,处以违约金66.43万元。”该科时任科长兰兴华在接受调查时介绍,当时刘天庚授意工作人员在违规类型认定标准上放松尺度,大事化小,将一些顶额处罚的违规情形划入“低标准”的处罚情形序列,最终将处罚的违约金降到47.74万元。

在权力的“庇护”下,医保资金被部分医院肆无忌惮地过度透支,老百姓的“救命钱”哗哗流向他们的口袋。

让权力寻租找不到空间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案发后,刘天庚在剖析自己违纪违法的根源时写道:“我疏于学习,党规党纪意识淡薄;心存侥幸,私欲无限膨胀;心无敬畏,思想道德败坏。”

正是廉洁自律防线的崩溃,让“围猎者”找到了突破口,使刘天庚一步步沦陷在钱山欲海中,且越陷越深,在权钱交易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锒铛入狱。

调查人员认为,这起案例中,也暴露出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审批、监管中的制度缺失、监管缺位等问题。

据铜梁区社保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对医保违规行为进行处理,缺少法律法规的刚性约束,相关规定在实际中强制执行力不强。他们曾遇到过个别医保定点私立医院拒绝签收违约处罚,最后不了了之的情况。

对违规违约的认定弹性空间较大,而且对自由裁量权行使过程的监督不到位,这给权力寻租留下了较大空间。

痛定思痛。

“要在加强干部廉政教育的同时,注重标本兼治、监督防范、建章立制,让权力寻租找不到空间。”铜梁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钟伟向区人力社保局主要负责人提出要求。

结合这起案件暴露出来的干部作风、监督管理方面的问题,铜梁区人力社保系统进行了认真整改。

据铜梁区纪委派驻人力社保局纪检组组长周光燕介绍,2017年以来,铜梁区人力社保局开展了岗位风险点大排查,并针对排查出的风险点制定防范措施270条。开展廉洁履职监督检查24次,经常对重点岗位负责人进行谈话提醒。他们还通过设立群众举报投诉箱、公开举报投诉电话,在服务大厅窗口设置评价器、群众建议簿,开展服务跟踪统计等方式,主动接受群众监督。

“局里致力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规范权力行使,对各科室负责人采取轮岗制,防止岗位固化带来的廉洁隐患。实施业务流程再造,全面梳理各项业务经办流程,进一步优化业务流程设置,强化经办过程中的监督制约机制,通过制度机制的健全防范业务经办过程中发生违纪行为。”周光燕介绍道。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要全面建立医疗保障制度。让医保资金真正惠及广大群众,是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具体体现,更是相关主管部门的应有之责。如何让“救命钱”用在该用的地方而不被套取,需要主管部门严格审批、加强监管。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也应发挥好监督的再监督作用,高擎反腐“利剑”,斩断索取医保金的“黑手”。

“围猎者利用公权侵蚀群众的利益,其危害不容小觑。从源头阻断潜在的权力寻租,让围猎者无可乘之机,必须不断规范权力运行。一方面,要从制度层面着手,针对权力运行中的廉政风险点,健全内控机制,加强权力运行的制约,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另一方面,要加强对权力的监督,充分调动公众主动参与监督的积极性,加大公开力度,防止权力的滥用和恣意,真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尚君建议。(本报实习记者 王玲)


  • 友情链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