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韫秀赋诗劝夫

发布时间:2018-02-05 文档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在唐朝,赋诗已成为表达心绪的本能,不仅文人皆可赋,一些女子也能以诗明志,而一位叫作王韫秀的女诗人,后世虽只流传其三首诗,却清晰地刻画了她一生的喜与悲。

王韫秀是将门虎女,父亲就是“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的功臣王忠嗣。王韫秀的丈夫叫元载,结婚时,元载是一介白衣书生,只能寄食在王韫秀家中,王韫秀的娘家人对他很是瞧不起,元载便向王韫秀赋诗作别,要去长安求取功名。没想到,王韫秀性情刚烈,回诗《同夫游秦》一首,慷慨道:“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休零离别泪,携手入西秦。”意思是说我们这一路一定能够挣脱饥寒潦落的窘境,老天也会怜爱有志气的人,不要流下离别的泪水,我愿与你一起受苦,携手前行。这首诗起调高亢,语气决绝,表露了王韫秀倔强不屈的个性。

到长安后,元载因“性敏惠,博学子史”一举考中进士,在仕途上通达顺畅,一直升到了宰相。这时,王韫秀的娘家人纷纷以“道贺”之名趋炎附势。王韫秀爱憎分明,写了一首《夫入相寄姨妹》,讽刺道:“相国已随麟阁贵,家风第一右丞诗。笄年解笑鸣机妇,耻见苏秦富贵时。”意思是说我的丈夫如今已拜相,我期待他能成为一代名臣,我的家风像王维的诗清新隽永,不屑与势利小人交往,你们当年如此嫌贫爱富,今日我为你们与苏秦发达后其嫂的态度一样感到羞耻。苏秦落魄时,“嫂不为炊”,后来苏秦发达了,带着大队人马途径家乡,只见苏秦嫂子等人匍匐在地,不敢抬头看他。王韫秀痛骂了那些前倨后恭的亲戚,可谓酣畅淋漓。

如果王韫秀的人生到此为止,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可惜她的命运,最终走向了失控。元载倚仗功勋卓著,渐渐沉溺于酒色,生活变得奢侈起来。王韫秀对此非常担忧,写下《喻夫阻客》以作劝诫:“楚竹燕歌动画梁,春兰重换舞衣裳。公孙开阁招嘉客,知道浮荣不久长。”前两句描写元载入相以后沉醉在莺歌燕舞中的情景。第三句用了一个典故,“公孙”指汉朝丞相公孙弘,他平素节俭,为人谦恭,开东阁招待宾客,广纳人才,美名远扬。紧接着最后一句说到了公孙弘为什么这么做,那是因为他知道物欲横流的浮华必难长久。可是元载却不以为然,大肆贪赃纳贿,最终被赐自尽,其家被抄。按唐律,元载家的妻女要没入宫里做粗活,王韫秀身为宰相之妻,本就心气很高,不愿从命苟活,结果亦被处死。

王韫秀本是才高志大的奇女子,陪伴并帮助丈夫由贫寒走向显贵,虽然她有居安思危的意识,但因对其夫的贪婪劝阻不力,还是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这实在是让后人唏嘘不已。(蔡相龙)


  • 友情链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