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尚俭

发布时间:2017-09-07 文档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阅读次数:

建安年间,三足鼎立。北方在曹操统一之后,逐渐恢复了安定的政治局面,但劳动力和生活资源的匮乏,并非短时期内能够改善。正是由于时局维艰,军费开支浩繁,百姓嗷嗷待哺,曹操崇尚俭朴,身体而力行。

东汉延续着西汉的厚葬之风,曹操颁下严令,禁止厚葬,规定死者的随葬品不得有金珥珠玉铜钱之物。当时,老百姓迷信鬼神,所立祠庙甚多,浪费不小,曹操下令禁绝淫祀,毁除某些庙宇。他还颁下《营缮令》,私家不得造大船。

为了取信于人,曹操从自家做起。他作《内诫令》九条,透露出若干信息:他不喜欢鲜饰的严具(妆具),常用者为方竹制成,用粗布作里衬;他的衣被大多用过十年以上,年年缝补而已;他患逆气病,常用水枕,铜制品有臭味,一度用过银制的小方器,但他担心旁人不理解,误以为他喜欢银物,便令工匠改用实木制作;他下过禁令,家里不许烧香,后因女儿曹宪、曹节、曹华先后出嫁,一度乱了家规,后来他重申禁令,还不准家人随身佩戴香囊。曹操反感民间嫁娶大操大办,“公女适人,皆以皂帐,从婢不过十人”。皂帐就是黑色粗质的帷帐,在别人看来太寒碜了,曹操却认为很体面。

有一件事,最能见出曹操崇尚俭朴、移风易俗的决心和力度。曹植的爱妻崔氏身穿华服,曹操登台看见了,认定儿媳违反家规,对其进行严惩。曹操崇尚俭朴,雷霆手段,钢铁心肠。他不只是在曹家厉行,还在整个北方厉行,要树立新风尚,他认为震慑手法和带头作用乃是必不可少的。

曹操很器重毛玠,称之为“国之司直,我之周昌”。毛玠的过人之处就是俭朴,而且“务以俭率人”,在他的带动下,“由是天下之士莫不以廉洁自励,虽贵宠之臣,舆服不敢过度”。曹操赞叹道:“用人如此,使天下人自治,吾复何为哉!”毛玠与崔琰主持选举,清正朴实之士就都有了出头之日。

当然,也有人对曹操崇尚俭朴的主张持有异议。和洽对于官场现状的描述很可观:“今朝廷之议,吏有著新衣、乘好车者,谓之不清,长吏过营,形容不饰,衣裘敝坏者,谓之廉洁。至令士大夫故污辱其衣,藏其舆服;朝府大吏,或自挈壶餐以入官寺。”他还表明了自己的看法:“天下大器,在位与人,不可以一节俭也。俭素过中,自以处身则可,以此节格物,所失或多……夫立教观俗,贵处中庸,为可继也。今崇一概难堪之行以检殊途,勉而为之,必有疲瘁。古之大教,务在通人情而已,凡激诡之行,则容隐伪矣。”和洽担忧的是矫枉过正会导致巧伪孳生。和洽认为官员衣衫破烂有失体面是对的,但他的担忧没什么必要,较之俭朴,奢华所孳生的巧伪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重病,给家人颁下《遗令》吩咐后事,重点之一是薄葬,“敛以时服,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重点之二是教后妃自食其力,“余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组履卖也”。曹操临死之际,仍念念不忘分香卖履,教诸夫人干粗活,知节俭。持家治国务求俭朴乃是曹操心中颠扑不破的执念,终生一以贯之,至死不渝,足见其个性之强、信念之坚。

曹操力倡俭朴,完美响应的是其正妻卞氏。她恪守俭朴家风,纤毫不失。“(卞氏)每见外亲,不假以颜色,常言居处当务节俭,不当望赏赐,念自佚也。外舍当怪吾遇之太薄,吾自有常度也。吾事武帝四五十年,行俭日久,不能自变为奢。有犯科禁者,吾且能加罪一等耳,莫望钱米恩贷也……(卞氏)左右,菜食粟饭,无鱼肉。其俭如此。”卞氏如此示范,其他人谁还敢打“奢华”二字的主意呢?(王开林)


  • 友情链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