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心以诚 躬行以敬

发布时间:2017-11-28 文档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阅读次数: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雍正十年,孙嘉淦从吏部左侍郎、顺天府府尹、国子监祭酒的位置上,被贬去户部银库打杂。雍正的弟弟、当时主管户部的十七阿哥果亲王允礼,怀疑曾经是二品大员的孙嘉淦不屑于银库的会计小事,又听说孙嘉淦沽名钓誉,收到的银子分量不足,于是突击抽查,看到他持秤称银,与吏卒杂坐一起劳苦,所收银两,另堆一处,一一复核,无丝毫出入。孙嘉淦在银库效力两年,工作兢兢业业,雍正得知后重新起用,委以河东盐政的重任。这样的“肥”缺,当时都是由年羹尧等封疆大吏才能兼任。

孙嘉淦担任河东盐政,深感“养廉银实属浮多”,他以身作则,将盐政一年的养廉银从13000两降到8000两,大力削减官员养廉银。担任吏部尚书后,直隶河道总督朱藻差人送来“节敬”2000两,按照当时的规则,收下并不为过,但孙嘉淦“砥砺廉隅,矢慎矢公”,全部退回,并告诫朱藻要“洁身自好,清介自持,不可造次”。孙嘉淦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历任学政、盐务、河工等“肥”差,担任过户部、吏部、刑部、兵部负责人,做过乾隆及其皇子的老师,最显赫时被赐予太子少保,退休时却积蓄不多,用砖头充当辎重以“荣”归故里,颠覆了人们“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官场定论。

清代前期,人口大幅增长,乾隆连颁八道谕旨,严禁私自酿酒,储粮备荒。孙嘉淦担任直隶总督一个月,辖内上报案件78件,案犯350多人,加上府、厅、州、县自结的案件,以及官吏受贿私放的,则数目更大。究竟该不该禁?他从所酿黄酒烧酒原料的差别、禁止酿酒时间的差别、私酿烧酒对民生的作用、禁止私酿产生的实际后果等多方面进行调研,最后得出结论,酿造烧酒只用高粱、谷糠、豆皮等做原料,并不影响民生,且于民生有利。他先后上五份疏言,在朝廷引发了大讨论,最终酿酒政策得以放宽。

孙嘉淦注重勘察,体恤民命,查明多起重案疑案。一个叫焦韬的人被诬告为白莲教首领,本人被判凌迟,株连无辜平民。孙嘉淦发现破绽后,还其清白,救下数百人之命。乾隆初年,旗汉夺佃、退佃、典赎等纠纷不断。其中乐亭县庄头旗人苏尔岱要求圈内没有被圈地的汉民民房缴纳房租一案,内务府、前任直隶总督意见不一,既担心旗人利益受损,又担心民怨沸腾,以至八年难以结案。孙嘉淦从满汉聚处、并生并育的初衷和大局出发,要求苏尔岱不得收取租银,以使满汉相安,得到朝廷肯定。

孙嘉淦担任湖广总督,听说苗瑶时有叛乱,他没有偏听偏信,而是翻山越岭,到苗人、瑶人聚居的城步、绥宁、长沙等地巡察两个月,“亲历其地,谙其风俗,询其疾苦”。在查实原因后,对驻地武官冶大雄及下属勒索苗民、私征滥收、甚至强占民妇为妾的不法行为,革职的革职,纠参的纠参。孙嘉淦本着“善为政者,因其势而利导之”的理念,按现田均分,通融拨移,不许苗人头领恃强多占,鼓励苗人耕种,并将官田予以租赁,确保瑶人有地种,有饭吃,有保障。

孙嘉淦一生在诚敬二字上下功夫,凡事躬行以穷其理。他曾为自己写下《居官八约》,“事君笃而不显,与人共而不骄,势避其所争,功藏于无名,事止于能去,言删其无用,以守独避人,以清费廉取。”意思是说,对国和君忠诚而不炫耀,对同僚尊重而不骄横,遇权势而不相争,有功劳而不自居,做事务求善始善终,语言务求简明扼要,自守本分不结党营私,节约开支以廉洁自足。这可以说是他一生从政的体会。(赵建国)


  • 友情链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